你现在的位置:
东莞慧教育信息网> 樟木头教育网> 网站首页 > 科研之窗

追求“文”与“言”的和谐 ——新课程背景下文言文教学的探讨
来源:本站 作者:刘萍 发表时间:2018-03-27 09:55:20 点击次数:

内容摘要:  所谓“文”与“言”的和谐,就是在文言文教学中既要引导学生掌握一些基本的古汉字词句的知识,这是教学的基础;又要注重对文本的整体把握,赏识文章的篇章结构和写作技法,这是教学的关键;更要强调古文化的传承和熏陶,这是教学的旨归。通过教学使文言、文章、文化融为一体,和谐共生 

  关键词:文言、文章、文学、和谐 


目前的文言文教学,教师究竟应该教什么,学生应该学什么,众说纷纭,观点各异。文言文教学之痛似乎已经成为中学语文教学的顽症。是重“文”还是重“言”,如何处理好“文”与“言”,又如何发挥文言学习的积极作用,是在新课背景下,需要语文老师积极探讨的问题。

    在高中文言文教学中,我们应该让学生明白,文言文不是一种文体,而仅仅是一种语言形式,我们决不能把它与其他文体归类并列,混为一谈,须知文言文中也包括各种文章体裁和文学样式,它惟一的区别对象就是现代白话文。 因此,在文言文教学中,过分强调语言知识和语法知识的分析,忽略了文章的文学性和文化性,是不适合的,我们应该在文言文教学中力求“文”与“言”的和谐统一。

所谓“文”与“言”的和谐,就是在文言文教学中既要引导学生掌握一些基本的古汉语字词句的知识,这是教学的基础;又要注重对文本的整体把握,赏析文章的篇章结构和写作技法,这是教学的关键;更要强调古文化的传承和熏陶,这是教学的旨归。通过教学使文言、文章、文化融为一体,和谐共生,教师需要处理好几个关系。

一、在教学方法上追求“文”与“言”的和谐

跟现代文的教学一样,文言文教学也体现为一种课堂教学艺术。但由于语言形式的不同,文言文教学的实际操作与现代文教学又有很大差别。串讲法是文言文教学的重要方法,但其弊端也是显而易见的。其实方法并无高下之分,运用之妙,存乎一心,只要运用得法,串讲法也能让学生在掌握语言知识的过程中感受文学的魅力。当然不能一味串讲 ,应将串讲、比较、探究、诵读、质疑等方法结合起来进行。

追求“文”与“言”的统一,就是要通过学“言”达到教“文”的目的,通过对关键字词句的辨析和推敲,引领学生达到对文章、文学、文化的深层次理解,从而触摸文本的精神内涵,获得精神的成长。首先必须解决对文言字、词、句式及常用语法的理解问题。前面已经说过,文言文是相对于现代白话文而言的,它的语言形式,即所基于的词汇、语法系统与现代汉语有着很大的差别。这个差别就在客观上拉大了现代人尤其是现代中小学生与它之间的距离。我们要学习文言文,就必须首先越过这个障碍。这个“越过”绝不是“跨过”,而是“穿过”。也就是说,我们必须通过认知和理解的方式来实现对“言”的理解。如《项羽本纪》“霸王别姬”中说项王当时“泣数行下”,  对“泣数行下”进行赏析想象,虽只是一般陈述句子 ,却如同一个特写镜头,更能表现项羽的英雄之泪,更好地渲染了悲壮的气氛。

    追求“文”与“言”的统一,要让学生在疏通字词文义的基础上,教会学生鉴赏文章之典雅、声韵之优美、风格之沉雄等等,要结合文本研读,了解栩栩如生的历史人物、风云变幻的历史事件,欣赏叙事写人的丰富手法。例如赏析《项羽本纪》“垓下之战”中通过写项羽的一“哭”一“笑”,一个悲剧英雄的形象便跃然纸上。

追求“文”与“言”的和谐,教师应善于引导学生对作家、作品知识进行归类比较。比如几大史书的体例:《史记》以人物为中心的“纪传体”,《战国策》、《国语》以国家为编排顺序的“国别体”,《左传》、《资治通鉴》以时间为叙事线索的“编年体”;先秦散文中,历史散文偏重于记述,诸子散文偏重于论说;先秦散文中,《左传》以记述事件为主,《国语》、《战国策》以记述言论为主。比如《高祖本纪》与《项羽本纪》就和进行反复比较,刘、项两个人物生活在同一历史时期,构成了许多重大历史事件中敌对的双方,这样对照学习,可以更好理解消化文本。“比”可以是两篇文章的比较,更多是一篇文章的比较。如学习《淮阴侯列传》可以让学生对韩信打仗和项羽打仗的不同之处进行比较。

二、在学习方式上实现 “文”与“言”的和谐

学习文言文时,古人积累的大量经验我们应合理继承。如在诵读中积累语言知识,培养语感,感知文本,体悟文化;在积累中储备知识,训练字词,整合知识,体会规律。教师要善于指导学生“巧记”。“情境性”记忆和“趣味性”记忆对学生记忆枯燥、零散的东西至关重要。它不但能让学生记得快,记得准,而且记得牢固,经久不忘。 记忆要求背诵的篇目,要求学生运用情景记忆法,就能又快又好的背下来。 例如背诵《项脊轩志》,可以让学生想象自己与家人一起的温馨情景,结合课文的情景,很快就能记下来。

诵读不是让学生随心所欲地朗读课文,它必须尊重创作者镕铸在文章中的真实的思想感情。而这种思想感情不是一开始就能把握得准的,它必须建立在充分理解句意和课文内容的基础上。所以笔者认为,对于文言文的教学,起初应让学生自学,最好是默读,发现问题,初识文意;其次是质疑和答疑,引导学生深入理解句意和文意;而诵读则在这两个步骤之后进行。只有这样,学生才能准确把握创作者的思想情感,读出语感来。这一步做好了,将大大提高学生对文言文语言的感受力,从而达到事半功倍的教学效果。背诵必须忠实于原文,力求词句准确,这也是文言文教学中非常重要的一环。能流传于世并选入教材的文言文,多为古代名篇,其语言的优美和谐和准确严密无论怎么说都应该是典范。其次,我们在运用知识、运用语言时,常常免不了要引经据典,而一旦误读误记,就不单是张冠李戴的问题,有时甚至是无中生有了,这必然影响到引论的效果。最其次才是应付高考的问题。高考试卷中的文言文原文填空占有相当的比例,阅卷要求也十分严格,错、漏、添加一字均不得分,所以在平时的教学中,一定要要求学生准确背诵,准确书写,决不能擅自增删和改变。  

通过诵读和想象培养语感,增强学生对文言语言的感受能力。理解字面意义是前提,但不是终极目标。我们必须通过学习,去深入感受文言语言的潜在魅力,去深切体悟文言语言中的情感因素和美的特质,能动地缩短现代人与古代书面语言之间的距离。当然,新课程所倡导的自主、合作、探究的学习方法,也同样适合用于文言文学习。学生的探究可以是比较宏观的探讨,但更多的事就某个片段局部的微观的探讨。例如笔者在教学《鸿门宴》时,让学生探讨宴会的几次博弈与人物性格的关系等细节,学生兴趣很浓,各抒己见,从而对文本有更深入的理解,对文章内容有更好的把握。只有增强了语感,学生才会入情入境地品读文章语言,从而达到“文”与“言”和谐统一的境界。

三、在教学活动中追求“文”与“言”的交融

文言文教学需要语境和实践,恰当的课堂活动则既能为学生创设学习语境,又能为学生提供大量的言语实践机会,是很好的“文”与“言”和谐交融的方式。演课本剧就是一种常见的教学活动,如《鸿门宴》、《触龙説赵太后》等就是很好的素材。还可以将读写结合起来,比如可以尝试改写课本,把《孔雀东南飞》改写成小说;可以选一些精彩的片段进行仿写、续写的练习;也可以引导学生写评注,即在阅读过程中写在文本空白处的对文章内容语言特色的批评和注解。这些课堂活动,不仅可以让学生融入文本,认真研讨“言”,更要认真研读问“文”,深入理解文言、文章、文学、文化,从而学到文言文的精髓。

在教学活动中要善于联系史实和相关的背景,以扩充学生见闻,增强学生的求知欲望。高中教材所选的文言文篇目,大多为先秦散文和诸子散文。与这个时代的社会政治相关,许多作品虽具文学性,但基本忠于历史史实,且人物、事件互相关联,牵一动十,如《烛之武退秦师》、《勾践灭吴》、《触龙说赵太后》、《季氏将伐颛臾》、《晋公子重耳之亡》、《荆轲刺秦王》等,均与许多重要的历史人物和事件相搅合,构成严密的因果联系。如晋公子重耳流亡途中与列国的关系,伍子胥与吴国兴衰,专诸刺王僚、要离刺庆忌对伍子胥兴吴的重要作用等等,诸多历史故事都与这个时期的作品内容存在这样那样的联系。如果教师只是孤立地讲授课文内容,不注重与历史事件的联系,其结果,一是不易激趣,使学生感到内容单调、枯燥;二是不能让学生更透彻地了解历史事件之间的逻辑联系,从而影响记忆效果;三是不能让学生更深切感悟到知识原野的广阔性,求知欲望便极难得到引导和培养。因此,笔者认为,语文教师应该多读史书,了解、熟悉中国的历史。在给学生传授相关历史知识时,甚至要比历史老师的讲授更生动、细致、传神。这对培养学生学习文言文的兴趣,提高语文课堂教学效果将有不可估量的作用。  

四、在教与学中追求文道合一, 达到真正教书育人的效果。                                                              

在文言文的教与学的活动中,很多老师和学生常常把注意力集中在着力解决对文言字、词、句式及常用语法的理解问题,能够将其提高到感受语言、培养语感的方面来的便只是少数,引导学生学习古人良好的个性品质、高尚的道德情操和永不过时的聪明睿智则常常被忽略掉了。而笔者却认为,学好文言文,从教书育人的角度剖析,完成了字词句教学也仅仅是完成了“教书”,完成了文学乃至文化的熏陶才算完成了“育人”;从学生自身的发展方向上看,第一层次仅局限于知识的吸收,第二、三个层次则更体现了德育的渗透。因此,学习文言文,这应该是必不可少的一个环节,一项重要内容。   

  大量的古诗文为我们提供了学习前人思想品质和道德智慧的范例。《陋室铭》所体现出来的精神境界,《爱莲说》所暗喻的精神追求,《茅屋为秋风所破歌》所展示的道德情操,《过零丁洋》所凝聚的民族气节;《烛之武退秦师》、《触龙说赵太后》对古人的聪明睿知的展示,《勾践灭吴》对人的精神力量的肯定,《寡人之于国也》、《过秦论》对治国得失的规劝和考证,《劝学篇》、《秋水》对人的个性品质的培养,“温柔敦厚,诗教也。”古人充分肯定了“诗”的德育内涵,我们的文言文教学也应当深入挖掘课文中潜在的德育因素,使其对学生的成长与成才起到积极的塑造作用。   这种对传统文化的领悟与学习,才是我们学习文言文的终极目标。

五、训练技能与课外鉴赏和谐统一。

我们不讳言高中文言文教学的外在目的之一是为高考作准备。面对高考,解题思路和答题规范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而这项技能不是一朝一夕便可突击练成的,它是一项语文基本功,必须经过严格、规范的长期训练。因此,教师在平时的教学活动中,就要注意选择、命制试题,力争课有所练,练有所得。练过之后要集体讲评,指导解题思路,点拨答题技巧,规范答题方法,并让学生在反复读题看题中思所从来,加深理解和记忆,力争做到举一反三。

此外,选择名篇、名段、名句赏析,给学生开辟另一块学习文言文的美丽天地。在古代的诗、词、曲、文中,适合高中生课内课外阅读的名篇、名段、名句无疑是很多的,但被教材选用的的确有限。要拓展学生的知识面,丰富学生的课外阅读,使学生有更多的机会感受文言语言,积累文言文知识,学习借鉴前人的思想和理念,教师必须广泛涉猎,多方搜集,精挑细选出名篇佳句来给学生赏阅,最好能配合课文使用,使学生在比较阅读中受益。如李斯的《谏逐客书》与鲁迅的《拿来主义》,柳宗元的《小石潭记》与朱自清的《荷塘月色》,刘基的《卖柑者言》与《邹忌讽齐王纳谏》,《赵威后问齐使》与《触龙说赵太后》,郦道元的《巫峡》与刘征的《过万重山漫想》。

文言文教学还要善于把古今打通,要能运用现代观念来理解、把握作品内容,拓展文化视野,汲取人生智慧。人生智慧从何而来?面对文言文学习,六个字:“入乎其内,出乎其外。”只要老师在文言文教学中注意做到文言、文章、文学、文化的和谐统一,文言文的教与学都不再是难事。

 

  

参考文献:《和谐、相生、交融》   彭玉华

      追求文言、文学、文化的和谐统一》  曹勇军

     《漫谈高中文言文教学》  苏永奎